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公共法律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业务板块 >> 公共法律
法治地图精准“导航”服务便捷
发布日期:2021-10-11 点击数: 来源:法治日报 编辑:甘南州司法局

“近年来,公共法律服务事业快速发展,为满足群众需求提供了更多便利。不过面对纷繁复杂的网络信息,群众有时难以准确、有效地甄别选择合适的法律服务机构,使服务效能大打折扣。”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刘静坤对记者说,法治地图的推出是公共法律服务领域的供给侧改革,有助于系统整合当地法律服务资源,形成“半小时法律服务圈”,对于提高公共法律服务质量和效率具有重要意义。


当前,山东、福建、广东等地司法行政机关创新推出法治地图,将其作为提升公共法律服务便捷度的重要抓手,在公共法律服务的广度和深度方面持续发力,努力为群众带来更加便捷高效的公共法律服务。


精准快捷为民服务


如果用一句话来点评法治地图的优点,那会是什么?


福建省厦门市司法局公共法律服务管理处处长赖敬佩认为,那就是——法治地图拉近了群众与“法”之间的距离。


赖敬佩介绍说,厦门市近日全新升级启用法治地图2.0版,新版本汇集市司法局、公共法律服务中心、公证处等公共法律服务点共14类2438个,涵盖律师、公证、司法鉴定、调解、法律援助、法律咨询、村居法律顾问等多个功能版块。


赖敬佩说:“通过‘线上’地图指引,把办事群众精准‘导航’到法律服务机构办理点;‘线下’提供精准服务,点对点帮助老百姓解决问题,使法律服务突破时间、空间限制,打通服务市民‘最后一公里’。”


山东省青岛市司法局建设的市级移动端场景化法律服务平台——“青岛法治资源地图”于今年6月正式上线。平台现已进驻847家法律服务机构、7551名法律服务人员。


“新地图平台根据市民法律服务需求及位置信息等,按照距离优先、专长领域等智能化分析、推送法律服务机构信息,提供更方便、快捷的‘一键直达’和‘指尖上的法律服务’。”青岛市司法局局长万振东说。


服务功能不断扩展


兰某曾是厦门一家月子会所的月嫂。2020年3月,兰某接待的服务对象因不满意月子会所多项服务,要求退款,会所因此扣发兰某当月工资8000余元。此后半年,兰某多次向会所讨薪,会所均置之不理。


兰某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在法治地图上找到厦门市法律援助中心。中心指派的法律援助律师了解情况后发现,会所不仅拖欠工资,还存在未签订劳动合同、未缴纳医保社保等问题……2021年1月,厦门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开庭审理此案,支持法援律师提出的所有仲裁请求,裁决会所依法向兰某支付3.1万余元。会所不服,提起诉讼。经法官调解,兰某获得2.1万余元,远超其心理预期。


“此案发生在地图升级前,当时还没有提供线上咨询和预约功能,一些群众因缺乏线上咨询了解,导致线下找不对门路。基于群众使用的反馈意见,我们不断优化升级服务。”赖敬佩说。


为让更多人足不出户便享受到更精准普惠的线上法律服务,青岛法治地图针对不同用户群体提供个性化服务链接。如惠企律所模块,这是一项政府购买法律服务督促惠企政策落实的创新举措,企业可通过模块向律师在线咨询政策和法律等。


行政复议申请、法律援助申请、视频公证遗嘱、在线公证、法律咨询……2020年,为满足疫情防控期间市民的公共法律服务需求,广东省深圳市司法局开发的法治地图又增加了多项公共法律业务“免见面”在线办理功能,市民不出家门也能享受公共法律服务。


随着功能不断扩展,法治地图成为越来越多人寻找法律服务的新选择。


完善配套合理设点


除了“线上”法治地图外,今年7月2日,广东深圳又推出纸质版的《深圳市公共法律服务地图册(2021)》。该地图册以全图景形式,集中收录了深圳700多个公共法律服务实体平台、12个法律援助机构、主要公证机构及其办理点、1000多家律师事务所、800多个人民调解组织、27家司法鉴定机构等基本信息。


“推出法治地图纸质版,是为了千方百计把法律服务送到老百姓家门口、送到最需要公共法律服务的现场去,让群众切实感受到公共法律服务就在身边。”深圳市司法局党委委员、市律师行业党委书记曹海雷说。


法治地图信息的有效性和完整性十分关键。


“法治地图显示的法律服务机构名称、地址、联系方式等信息应准确,避免失真性、误导性信息,并随着法律服务机构的增减、变化进行动态更新。”刘静坤说。


随着法治地图入驻的法律服务机构越来越多,司法行政机关作为监管主体,对于其中非政府组织性质社会化商业运作的入驻机构如何实施适当、有效的监管,是推进法治地图发展不可忽视的问题。


赖敬佩告诉记者,厦门市司法局已采取相应措施,如建立公益性法律服务激励保障机制,对积极参与公共法律服务的机构和人员进行表彰奖励;加强法律服务秩序监管,研究制定业务规范、服务效果和社会评价指标;开展群众满意度测评,以群众满意度检验工作成效。


法治地图要“好看”,法律服务机构更要“好找”。


“线下与线上法律服务同等重要,不可偏废,线下法律服务机构始终是公共法律服务的基础。”刘静坤建议,新设的法律服务机构要在科学选址上下功夫,进一步提高识别度和便利性,为群众带来更加良好的服务体验。



下一条:合作市举办司法行政系统岗位大练兵暨公共法律服务藏汉双语普法宣讲团模拟授课活动